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汽车

旗下栏目: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

时间银行:南京办法

来源: 作者: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9-16
摘要:时间银行:南京办法---“时间银行”正成为城市解决养老问题的新方案。

  “时间银行”正成为城市解决养老问题的新方案。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特约撰稿吴卉

时间银行:南京办法

端午节大阳沟社区志愿者给老人包粽子

  “年轻时做志愿存时间,年迈时兑换养老服务”,你愿意吗?在江苏省南京市,这样的设想正在试行。

  作为全国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城市之一,南京60岁以上老人已超20%。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,破解养老服务主体不足难题,南京出台方案,从市一级层面建立统一的养老服务“时间银行”。

  截至2020年7月7日,“时间银行”已覆盖南京全市12个区,志愿者申请人数15309人,被服务对象人数9693人,累计实现志愿时间5936小时。按照部署,2020年9月,南京将在试点的基础上全市推广。

  观察者称,“时间银行”正成为城市解决养老问题的新方案。

  “小老人”帮“老老人”

  2020年2月3日,64岁的陈敏宝光荣晋升南京市秦淮区大阳沟社区“时间银行”里的四星级志愿者。

  “志愿者的星级根据服务时长评定,分五个档位。一星级100个小时,五星级1500个小时。”陈敏宝接受《瞭望东方周刊》采访时说,四星级即表示她的志愿养老服务满1000小时了。

  在志愿服务的日子里,每天上午八点,陈敏宝会准时出现在预约老人家,帮忙做饭;下午两点到四点,是她在院子里陪六个老人聊天的时间;晚六点,她又会赶着去帮助预约老人洗澡、洗衣和擦地。

  “当初,就是‘时间银行’的志愿者上门,帮我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和公公。”陈敏宝说,感恩于此,她也加入了“时间银行”,参与互助养老。

  “所谓‘时间银行’,是指政府通过政策设计,鼓励志愿者为老年人提供养老服务,按一定的规则记录储存服务时间,当年老需要时可提取时间兑换服务。”大阳沟社区党委书记吴卫华告诉本刊记者,“早于2014年9月,我们就自发启动了志愿时间银行服务。”

  作为南京市“时间银行”的首家试点单位,大阳沟社区至今已吸纳志愿“储户”2302人,累计时间50173小时,并吸引了中设设计集团、南京审计学院、秦淮区委党校、胖鱼头餐饮等80家单位志愿服务队。

  据介绍,这些志愿者中,最大的年龄超过90岁,最小的还在读幼儿园中班。其中,50岁到70岁之间的低龄老人占比60%以上,是名副其实的主力军。

  “我们提倡‘小老人’帮‘老老人’。”吴卫华称,低龄老人人数庞大,具备充裕的时间和为其他高龄老人提供服务的能力。如果能利用好这一部分的力量,既能为政府减轻财政压力,也能为低龄老人的未来预存养老服务。

  “明天的你也会老去,到时也会希望有下一班的‘小老人’能够上门看望你,能够与你说说贴心话,帮你做点简单的事情。”她说。

  不花钱,怎么做?

  71岁的阮竞平是大阳沟社区“时间银行”的第一批参与者。

  两年前,当他家里突然断电,“时间银行”派出电工志愿者上门排查原因,花了3小时将电路故障修复。阮竞平没有支付一分钱,只是在他累计的“时间银行”里兑换了3个小时。

  “‘时间银行’的服务被居民们称为‘不花钱的服务’。” 吴卫华向本刊记者介绍,开展“时间银行”服务之前,老人们的需求主要依靠两种途径实现:

  一种是购买市场上的养老服务。譬如,帮助老人洗澡大约需要80元每次,帮助老人上下楼出行大约50元每次。

  一种由政府财政购买服务,但这项服务主要面向重点空巢独居老人。

  “重点空巢独居老年人是指80周岁以上空巢独居老年人,或60至79周岁低保家庭的失能半失能空巢独居老年人。”在2019年8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陈芳曾举出一组数据:全市重点空巢独居老人约有5.4万,而同期,全市60岁以上老人的数量为147万。

  相比而言,“时间银行”在“不花钱服务”的同时,服务对象亦覆盖了更多——包括重点空巢独居老年人和存有时间的60周岁以上老年人——只要年轻时参加了志愿服务,年老时即可兑换相应的服务时间。

  “不过,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志愿者。”南京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处长周新华接受《瞭望东方周刊》采访时介绍,“ ‘时间银行’志愿者在注册时,民政局会把相关的数据与公安等部门的数据实时比对,比对志愿者的信用情况、违法犯罪记录等,以确保老人安全。”

  事实上,注册成功的志愿者若要进行养老服务,亦需遵循标准流程。

  首先,服务需要老人提交订单发起。这个环节可由老人自行发单,也可通过直系亲属或委托人代为发单。

  随后,“时间银行”进行派单。老人可自主选择、志愿者可主动接单、服务点也可人工派单。除此之外,还可通过系统自动匹配、就近安排。

  而志愿者的服务开启也有既定模式。

  “一种是通过定位系统,志愿者到达服务点后,点击进入服务模式;如果GPS信号弱,可用第二种模式,扫描预约老人的脸部,向系统证实抵达服务点;如果前两种都不成功,还有第三种开启办法,手动上传服务照片。”

  南京市时间银行管理中心负责人史秀莲对本刊记者说,当服务结束时,志愿者点击结束选项即可。“时间银行”所依托的大数据平台已使志愿者的服务、评价监管更加智能、便捷。

  未来服务如何兑现?

  在早期的社区试点中,如何保障未来的兑现服务,是志愿者们最担心的事。

  “为保障服务兑现,南京设立了‘时间银行’专项基金,西边新闻网,每年由财政拨款1000万,其余由慈善总会向社会募捐。”周新华说。

  据介绍,这笔专项基金主要用于服务本市80周岁及以上空巢独居老年人、60—79周岁低保家庭中失能、半失能空巢独居的老年人和农村留守老年人,以及化解“时间银行”的运行风险。如果志愿者因离开本市需注销银行账户,基金还可按照上一年非全日制小时工工资标准的10%给予一次性奖励。

  值得一提的另一项制度设计,是“公共时间池”。

  “目前的设计里,‘时间银行’志愿者服务时间的存储上限为1500小时,超出部分将自动转入‘公共时间池’。”史秀莲对本刊记者解说道,进入“公共时间池”的服务时间,又可发放给更多符合政府直接领取时间的老人。志愿者捐赠给“公共时间池”的服务时间,未来可获得相应的积分奖励,用于获得政府公共服务资源或社会力量给予的褒奖。

责任编辑:

最火资讯